朝雨低吟

请问是你的豆沙粽吗~(2)

很不敢相信这个题目我居然能分开写而且还能写好几章orz话唠吧我是
是上一片的后续hhh应该还有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ˊ_>ˋ
想看上一篇戳我头像w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的www比心❤️












不论魏无羡再怎么努力地套蓝忘机的话,他却也始终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大概是蓝湛真的对粽子的口味不太在意吧,魏无羡默默地想。也是,蓝家那个以菜根汤为主食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对粽子的种类有什么印象,最多也就蓝家的那些小辈会对粽子的口味进行激烈的讨论了。


想通了这一点,魏无羡将视线挪到了身前人那明晃晃的白衣上,心里不知怎的有些不是滋味。


感情蓝湛从小到大都没有真正尝过粽子的滋味吧…以蓝湛的话来说,蓝家的粽子都是给那些小辈和家主来享用的,以蓝湛的身份,要到粽子当然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蓝湛那个性子,想要什么东西从来都不说,就算蓝曦臣懂他的想法,也对他那副始终抿着的唇毫无办法,只得摇摇头,笑着说那就下次吧。


魏无羡不由得有些遗憾,想想他以前,他想要任何东西从来瞒不过别人,只需张张口,还未说出一句话,江厌离就会端上一碗热腾腾的莲藕排骨汤,笑吟吟地边帮他盛汤边调侃“阿羡心里的想法真的是瞒不过任何人,想要什么只一眼就能看出来啦!”


先且不论自己前世的下场有多么惨烈,至少他的少年时期还是很满足的。有一个对他百般纵容的江叔叔,一个经常和他喊打喊闹的江澄,一堆吵着嚷着大师兄最厉害的师弟们,一个温柔体贴的师姐江厌离,还有虽说总是嘴上喊打喊骂,却从不真正惩罚他的虞夫人。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年少时光竟是如此的不真实,像是迷雾中突然的一座灯塔,转瞬即逝,待他反应过来伸出手想要抓住那片回忆时,竟发现它早已不在原地。


“魏婴?”蓝忘机的一句话把魏无羡拉回了现实,他抬头看看面前的白衣男子,所有地方都妥妥帖帖,唯有那双浅色的双眸此刻显得有些焦急无奈。“魏婴…?可有何事?”小心翼翼的一句问话却在措不及防中戳中了魏无羡的心窝。


如果说,魏无羡的年少回忆是一颗最璀璨的星星,那他眼前的这个人便是一整片耀眼的星河,包容他的所有,不论好坏。过往的点点滴滴总会随着时间而烟消云散,而眼前的这个人却是真实存在的。倒不如说,他从未离去,只是时间与他开的小玩笑,让他现在才得以品到这个人的好。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快步跑上前用双臂紧紧环住蓝忘机的腰身,越箍越紧。“没什么…蓝湛,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呢!我前世怎么就瞎了眼没有意识到这点啊。”


蓝忘机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牢牢地圈住魏无羡,微微低下头与魏无羡直视。那张如雕如琢的脸看上去与平常无异,可那双看向魏无羡的眼睛却炽热无比。


“魏婴,莫再想前世的事了,如今你已知我心意,并愿意同我两情相悦,已是最好的结局。前世,是我没能挽留住你。但今世,不会了,绝对不会了。”上一世的阴差阳错,就让它渐渐淡忘在回忆里吧,如今你我安好,携手共度,已是上天的眷顾。


问灵十三载,候得故人归。


魏无羡听完笑眯了眼,唇角不住的往上翘,笑意再也抑制不住。他也不顾在大街上搂搂抱抱有多么不雅了,双手搭上蓝忘机的脖子,双腿一蹬,便把自己送进了蓝忘机温暖的怀抱里。顺便趁蓝忘机分神搂他腰的功夫,捧起蓝忘机的脸,对着那柔软的唇瓣吻下去。


最开始的惊愕过后,蓝忘机便渐渐占据了主动权,因双手不方便捧住魏无羡的脸,便只能将环在他腰间的手箍得更紧。唇齿相缠,难舍难分,还未来得及吞咽的唾液便顺着两人的下颚流下去,暧昧至极,难舍至极。


到最后魏无羡终于红着脸喊了投降,蓝忘机这才放开他。唾液牵扯出一道细细的银丝,迅速地消失在视野中,在午后的阳光下,竟显得金光闪闪。


“嘿嘿,二哥哥,我发现你现在吻技可是越来越好了,连我都快招架不住了。”


“……别说了。”蓝忘机通红的耳根出卖了他一副淡然的模样。


“诶话说二哥哥,你今天吃豆沙粽啦?”


“并无,怎么了?”


“咦这就奇怪了,你既然没吃豆沙粽子为什么会这么甜?”


蓝忘机似是一时没反应过来,歪歪头有些疑惑地等着魏无羡的下文。


看着蓝忘机这副纯良的模样,魏无羡一下没绷住脸,笑了出来,竟是比午后的阳光还要灿烂上好几倍。


“二哥哥,你和豆沙粽一样甜!或者说,你比豆沙粽还要甜上几百倍!”


蓝忘机对此只是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但嘴角的弧度却怎么也压不下来,聪慧如他,怎会不理解魏无羡话中的意思。


成百上千个甜甜的豆沙粽,又怎能比得过一个蓝忘机呢?



————TBC————

请问是你的豆沙粽吗~

取了个可爱点的题目www但其实和正文没什么关系orz这篇本来是打算一发完的,但写到后来发现自己好啰嗦啊根本结束不了qaq就…分好几篇了…
ooc一堆,私设也很多qaq文笔渣还请见谅
是端午的贺文来着…但是好迟了啊喂!!!
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的qwq
那么正文在下——




农历五月初五,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端午节,每家每户都为此细心做了很久的准备。早在几天前,彩衣镇就一改往日的宁静,变成了人们逛街买食的好地方。


“我的天哪蓝湛!蓝湛我没看错吧!这真的是彩衣镇吗?彩衣镇有这么多人的吗?”因实在受不了整日待在清冷的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此番软磨硬泡了蓝忘机好久才得以下山来游玩一番。却在看到热闹的彩衣镇时,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趔趄倒地。


蓝忘机轻轻扶起靠在他身上的魏无羡,对他解释了一番。“过不久即是端午,彩衣镇向来注重民间传统节日的布置。是以此刻不论是男女老少,都会出门走访周邻,赠予最亲切的祝福。”


魏无羡了然地蹭了蹭蓝忘机的脖颈,正想跟风去凑凑热闹,却被脑袋里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激起了兴趣。“诶蓝湛,都说端午要吃粽子,甜粽咸粽万里飘香,你们蓝家一般是吃哪种啊?”


蓝忘机紧了紧环住魏无羡的手,抬头似是思索了一阵,才慢慢地回答他。“甜居多,也有咸的可供门生享用。”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魏无羡撅了撅嘴,双眼直盯上蓝忘机那双浅淡的琥珀色双眸,“二哥哥,那你喜欢吃哪种呀?和我一不一样呢?”


“你喜欢何种?”


“那当然是甜的啊!蓝湛我告诉你,师姐做的豆沙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啊仅次于莲藕排骨汤,但真的是很好吃!以前每到端午节,师姐就会给我和江澄还有其他师弟做慢慢一大盘的粽子!在端午节当天如果你跑得不快,说不定连一个都抢不到呢!”想起少年时的回忆,魏无羡的眼角眉梢都不经微微上扬,双眼熠熠生辉。竟让蓝忘记一时间呆住了,只是痴痴地看着眼前的人儿,万千星辰尽入一人眸,一旦撞上了,便再也逃脱不开了。


“蓝湛,蓝湛?”魏无羡接连摆了好几次手,蓝忘机才回过神来。“蓝湛你想什么呢,这么认真,都不肯听我说话了。”魏无羡佯怒道,但一对上蓝忘机那双澄澈如水般的眼睛时,便“噗嗤”一声笑出来。


“哎哎哎蓝湛,你可真得感谢蓝家给你的一副好皮囊,非但旁人看不出你究竟在想什么,就连人家着找你理论的时候,只要一对上你那双眼睛,就算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口了。”


“为何?”蓝忘机话一说出口,便听到身前的人笑声越发放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啊,你真的是,完全不会绕弯路啊哈哈哈!你那双眼睛纯净得跟个不谙世事的仙子一样,仙门世家就算了,普通老百姓大部分只要一看到你,第一个联想到的词就是天仙下凡!所以不管你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他们都会觉得这是神明在奉行神令反而更加崇拜你了。”


蓝忘机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魏无羡,用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后背,淡淡地吐出一句“不会。”


魏无羡好不容易笑够了,听了蓝忘机的回答,突然严肃正经起来。“唉我真笨,我家二哥哥怎么会做偷鸡摸狗的事呢?要做也是在…”魏无羡突然停了下来,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把蓝忘机醉酒之后所干的事告诉他了,二哥哥脸皮薄,若是知道了,指不定要羞上好久。



————TBC—————


啊…最近一点糖的脑洞都没有啊…我是不是要完了…
但脑子里倒是有一个虐梗…好吧其实也不太虐…但是有人想看的嘛…有人的话我就去写

云深·夏夜


没错又是我www继上次的云深夏之后的后续篇(。ì _ í。)

可以当成六一贺文了hhh【其实是懒癌犯了正好在六一前一天写完orz】

依旧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依旧渣文笔小甜饼,连载什么的不存在的x

啊…好想吃枇杷啊肿么破…谁六一愿意赏我个枇杷吃的( ;´Д`)

谢谢愿意听我废话连篇的小阔爱hhh

好了

没问题的话走下文———








云深不知处的夏天,被高树深林所环抱住,天空中澄澈地不沾一丝云彩,凉风拂过,树上的绿叶也随着风刮过的方向轻轻摇摆。


这一切看起来舒逸又安宁,倘若坐在此处安静地看书,困倦时再就地而寝,听着风声,伴着花瓣雨入眠,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魏无羡此刻百般无聊地躺倒在静室外的草坪上,看着他身旁聚集起了越来越多的白团子,却没一个靠近他,它们纷纷在他的周围围成了一个圈,似是不满他侵犯了它们的领地。魏无羡看着看着,便油然而生一个念头:嘿,你们这些兔崽子躲着我不让我摸不让让我碰也就罢了,现在还敢嫌弃我?知不知道我是你们的谁啊?没有我说不定就没有你们的今天呢!


思及此处,他心里越发蠢蠢欲动,便想着抓只兔子来玩儿玩儿,嘿,说干就干!魏无羡“噌”地一声跳起,把他周围的兔子团们吓了一跳,慌忙开逃。可他魏无羡是什么人呐,堂堂夷陵老祖岂会输给兔子们?即使是用莫玄羽这幅身子,也丝毫不减他当年驱驭凶尸的那种气魄,夷陵老祖魏无羡,勾勾手便能召开凶尸们为他开路,笛音一响便能让凶尸恶鬼为他而斗,黑衣翩翩,发带红如血,使整个人都染上阴鸷的血色。


不到一炷香的时辰,魏无羡便手勤兔子满载而归。兔子们在他怀里奋命挣扎,魏无羡却视它们的抵抗为动力,嘴角的笑意更甚,得意洋洋地道:“叫你们逃叫你们逃,看吧,现在还不是栽在我手里了?叫你们不喜欢我,我现在就偏要你们喜欢我!”说着说着,自己却先笑了出来。


当蓝忘机结束一天的授教之后,已是近黄昏。天空被红的,紫的,黄的云朵填满了,像是把整个染色罐泼上去一般,橘红色的彩霞映衬得云深不知处一改往日的清冷,变得红彤彤的热闹极了。蓝家的小辈们早已整齐就席准备晚膳,等待着蓝曦臣蓝宗主的发话。蓝曦臣淡淡笑了笑,示意众人可以用膳过后,众小辈才得以动筷,整个过程安安静静,食不言这三个字通透地体现在了蓝家人的身上。只是偶尔有几个不知情的小辈眼神总往蓝曦臣旁边的空位上瞟,像是不解为何蓝家二公子蓝忘机不来就席。对此蓝曦臣却不提一字,只是始终保持他嘴角的那抹笑,时不时地安抚一下最近受气过度的叔父罢了。


静室外


当蓝忘机没在静室找着魏无羡时,心底里便有了猜测,果不其然,在云深不知处的草坪上,一团白色兔子的中间,躺着他的心上人。


蓝忘机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绕到魏无羡身旁,似是怕惊扰了这位沉浸在美梦中的佳人。他蹲下身子,用手轻轻拂去散落在魏无羡脸上的花瓣,指尖划过脸庞,轻柔地泛不起一丝涟漪,正当蓝忘机打算收回手时,却被另一双手紧紧攥住了。


蓝忘机眼波微动,抬眸望向身前一脸笑嘻嘻的魏无羡,用剩下的那只手轻轻抚上魏无羡的脸庞,用带有薄茧的指腹慢慢刮过魏无羡的额头,眼睫,鼻梁,最后停留在那泛着水光的唇瓣上,久久不肯离去,细心描摹对方的容颜。


魏无羡终是按耐不住那酥酥麻麻的痒意,试图抓住对方仍在兴风作浪的手,却被对方反扣住,压在脑后动弹不得。


“二哥哥,要在这里做?”魏无羡笑得眉眼弯弯,夕阳西下,晚霞四起,更添一番美色。


“随我回静室,外面凉,易染风寒。而且…”


“而且什么?二哥哥,别告诉我,你害羞了?”


“……否。”在晚霞的映衬下,蓝忘机耳尖的那抹红也愈发明显。魏无羡止不住地嘴角上扬。


“那是什么呢,蓝~二~哥~哥~”魏无羡慢慢将脑袋凑近蓝忘机红得似血的耳朵旁,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


“先随我回静室,有东西想给你。”蓝忘机缓缓起身,理了理衣服上的残枝枯叶与些许被碾碎的花瓣,轻轻一拉,魏无羡便就势拥入了他怀里。“能走吗?”


“哈哈哈,如果我说我走不动了怎么办,二哥哥你背我?诶!打住打住!我就随口说说的!逗你玩儿的!没让你真背啊!蓝湛蓝湛你快放我下来!”蓝忘机却对此毫不在意,拖住了魏无羡的身子,再三确认他不会掉下来之后,才迈开步子。


“二哥哥,你这跟谁学的呀?”


“你。”只一个字,便让魏无羡瞬间噎住了,最终只得摇头作罢。“唉,蓝湛你变了,你比起之前那个小古板变化太大了。”


“因你而变。”


由于是临近傍晚,静室内香火满屋,袅袅的轻烟伴着烛火缓慢上升。一时间,静室内充彻着清新淡雅的檀香味,以及…一丝丝新鲜水果的清甜香气。


“那是…枇杷?”魏无羡有些不确定地看向那盘摆在桌子正中央的金黄色果实。瓷盘里盛满了又大又黄的枇杷,可能是因为刚洗过的原因,表皮上还沾满了新鲜的水珠,随着越来越近,那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便越发强烈,只引得人垂涎欲滴欲放入口中品尝那只有这个季节才能尝到的滋味。
“是,拖叔父从彩衣镇买来的。”


“蓝湛…你真的是……怎么突然想起来买枇杷了?”


“季节到了,你喜欢吃,自然就买。”蓝忘机幽幽地回答。


魏无羡急忙奔到小桌旁,连手都来不及擦拭,就赶忙拿起一个剥了皮便送进嘴里。


枇杷果肉带着点微酸,却巧妙地和它本神自带的清甜融合在一起,恰是时节,果肉饱满又有弹性,咽下去之后,齿间还依旧残留着那股挥之不去的清香。


是魏无羡记忆中的那抹味道。


“蓝湛,没想到你还记着,都是几年前的事儿了,我都快忘了。”魏无羡低下头,声音有些闷。魏无羡其实对前世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不是怕去想,而是不愿去想。久而久之,他自己不提,蓝忘机也自然不会逼迫他想起这段往事,渐渐地,他对前世事变之前的事情记忆都有些模糊,但凭借刚刚的枇杷,使他又回想起了十几岁的少年时代,那段最美好的回忆。


想通了许多,魏无羡便又恢复到了以往没心没肺的模样。“哈哈,蓝湛,我想起来了!在我还在姑苏求学的时候,我和江澄帮你们蓝家驱赶水祟的那次,在彩衣镇上,我也是吃过这里的枇杷的。”


“哈哈哈,我还想起来那时候的你,在我递给你枇杷的时候冷着张脸,嘴里说着轻狂啊不知礼数之类的话语,但其实心里比谁都想吃吧?”魏无羡调笑道。“反驳无效,我都从蓝大哥那里听到了,他还问过你要不要买一箱回去吃什么的,结果你硬是不答应哈哈哈哈!”


魏无羡笑得东倒西歪,就差一下笑瘫倒在地上了,蓝忘机连忙扶住他的腰,用手一按一按地帮他顺气。笑够了之后,魏无羡才反应过来观察蓝忘机的表情,蓝忘机面色如常,既没有红晕爬上脸颊,也没有扭头不听,但若是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耳根子红的能滴血,显然是听进去了魏无羡方才的话。


看到此情此景,魏无羡好不容易才憋住的笑又喷涌而出。变笑边说:“哈哈哈哈哈蓝湛我真是爱死你了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


忍无可忍,蓝忘机猛地挑起魏无羡的下颚,摆正他的脸,就着那红润的嘴唇吻了下去,吻得极深,力气极大,额角微微起了青筋,可看出他已经隐忍至极。那双浅极的琥珀色眸子也因欲望染上了血丝,使整个人看起来像坠入凡间的仙子那般不食人间烟火,却又为了一个人落入了红尘深处,用情至深,矢志不渝。


静室外,夕阳西下时缱绻。

静室内,春光旖旎无限好。


————the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嗷!六一快乐!永远做个被人宠着的小孩子~


云深·夏

这里新人小透明,第一次发文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请多多指教呐❤️
文笔渣,剧情渣,文风没有……
第一次写忘羡,私设一堆,ooc全归我,人物归秀秀。
唉没救了自己脑洞全无只会写一些都已经被写烂的梗qaq
背景设定是六月初的云深不知处
当然是小甜饼吖!我萌的忘羡就是要甜甜甜❤️
如果可以的话请看下面❤️



六月的风带走了最后一丝残留下来的凉意,将火辣辣的太阳捧上了天空。


姑苏的夏天不像云梦那般能活脱脱晒掉人一层皮,再加上云深不知处地处深山,周围被绿色的植被环绕起来,更增添了一丝凉爽的氛围。偶尔从树林间吹过来的风拂过脸颊,凉丝丝的让人觉得很是心旷神怡。


姑苏蓝氏的弟子们早早地就起了床,穿戴整齐地去上早课。只是在兰室内看向外面那刺眼的阳光时,也会忍不住抱怨几句,感叹一下夏天终是到了。


卯时


蓝家的生物钟总会在最准确的时刻把蓝家的弟子们唤醒,蓝忘机更是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他透过薄薄的纸窗观察外面的情况,夏日的这个时辰外面已经亮得透彻,阳光从纸窗孔中斑斑点点地印在静室的地板上,把静室由然地镀上了一层金边。


蓝忘机轻轻侧过身子,把身旁还在熟睡着的人儿的胳膊轻轻从自己身上拨下,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枕头边。看着身旁的人儿似是因为被吵醒了而感到不满,伸出双手欲抓住什么东西。蓝忘机了然,把手轻轻放置对方的手心里,眼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巳时一到,魏无羡便也醒了,只不过,不像蓝忘机和蓝家子弟那般,他在榻上翻滚了好一阵,被子也被提到地上时,他才就此作罢地支起了上半身,闭着眼胡乱把头发扎起来,在枕边摸索了半天才终于摸到了自己的衣服。囫囵吞枣地穿上,正欲起身,哪知这幅身子一点力气也没有,脚刚踩在地上就瞬间软了下来,魏无羡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倾斜着往前摔去。


“咣”的一声,若是其他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琴或是其他什么重物给摔了。“嘶……”魏无羡吃痛地摸了摸头,他怎么就忘了呢,昨天他和蓝忘机折腾到好晚才睡,睡的时候下半身早已麻木不仁,疼痛不堪,是以昨晚太累,刚才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经过这么一摔,魏无羡算是彻底清醒了。他转了转胳膊,刚打算活动活动腿的时候,一阵剧痛又顺着尾椎处传来。“啊!嘶昨晚真的是做的太过了,我下次再也不给蓝湛喝酒了!喝酒误事啊!!!”魏无羡无奈地揉揉屁股,他现在这样是不能动的了,连走到桌前吃饭都成问题。看着近在咫尺的早点,蓝忘机特意亲自给他做的粥,原因是早上吃辣不好,伤胃。魏无羡一阵委屈,“蓝二哥哥,你给我做了饭,现在又不让我吃,凉了到时候可不能怪我呀,这又不是我不想吃……”


好不容易熬到午时,魏无羡的肚子此刻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乱叫了,蓝忘机才回来。


刚迈进门,蓝忘机就看见魏无羡跌坐在地上,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还时不时瞟几眼在饭桌上已经有些发亮的粥。


“魏婴?地上凉,先起来。”


“二哥哥!羡羡起不来!都怪二哥哥昨晚做的太过了,羡羡的腰现在还疼呢!走都走不了,连饭也吃不了……”后面的几个字越说越委屈,竟似是要哭出来一般。


闻言,蓝忘机连忙走上前,一手扶住魏无羡的腰,一手抓住他胳膊,轻轻地把它往上托。魏无羡刚坐到床榻上,尾椎处便又传来阵阵酸痛感。魏无羡一个没忍住,“嘶”地又叫出了声。蓝忘机听罢,蹲下身,眼神与魏无羡的眼神对视。一只手紧紧握住魏无羡的双手,另一只手不住地抚摸揉压魏无羡的腰部。


魏无羡颇为享受地任由着蓝忘机的大手游走于他的腰际,时不时轻轻按揉一两下。那双大手在练琴舞剑时总是那么沉稳,那双手在倒立时又是那么强壮。但却在按揉他的腰时那么的轻柔,像是对待一件玻璃做成的精致小杯,及其小心,也极其温柔地擦拭着,抚摸着。


想到这里,魏无羡轻轻笑出了声。他不由得想起以前他和江澄经常调侃金子轩,最常聊的绝对是“金子轩那厮上辈子究竟何德何能,竟然能把师姐娶进家门,真是便宜他了。”现在回想起来,他上辈子又究竟做过些什么值得蓝忘机这样护着他一辈子,把他捧在心尖上呢?


“魏婴。魏婴?”


“嗯?我在我在,怎么了二哥哥?”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蓝忘机一脸担心地看着他,午后的阳光碎碎地泼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看上去金光莹莹,浅琉璃色的双眸正一下不眨地看着自己,眼中的温柔化为一汪春水融化在魏无羡的心田。


“无事,腰可还酸痛?”


魏无羡刚想将“痛”字说出口,但对上蓝忘机那双溢满了温柔的双眼,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二哥哥再给揉揉就不痛啦!”


言毕,他又满足地勾住蓝忘机的脖子,摊在了他的怀里。觉察到腰部的那双大手又开始有了缓慢动作,这次极轻极柔,蓝忘机把全世界的温柔都留给了自己。魏无羡再也忍不住,凑上前一把拉过蓝忘机的衣领,将自己的唇瓣送了上去。


唇齿缠绵,纠缠不分。直到魏无羡憋不住气了,蓝忘机才松开他。暧昧的银丝顺着两人的嘴角边滑落。两人依旧紧紧依偎在一起,片刻都不愿分离,也害怕再次分离。


“二哥哥,我真的爱死你了。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似是还嫌不够,魏无羡紧接着又跟了句“还有上辈子,上上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永远远都是!”


听罢此话,蓝忘机的嘴角竟也微微地上扬,一抹浅笑绽放于他脸上,如沐春风,梨花带雪。魏无羡的心跳一瞬间加快,只怔怔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蓝忘机微微俯下身,用手拨了拨魏无羡额前的刘海,轻轻地在他额间烙下一个吻,虔诚又认真。


“我亦如此。”


—————the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我爱你们!笔芯❤️
希望忘羡圈越来越好,太太们越来越棒www

幕微凉

完全没有逻辑完全没有意义的一篇随性随笔2333就…图个开心吧orz


夏夜的凉风捎来了片刻的宁静,叫嚣了一整天的蝉也终是倦了,不声不响地缩回了树洞中。少了蝉鸣,夏天在此刻才变得不同寻常起来。四周都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枝叶的沙沙声以及远处孩童渐行渐远的嬉闹声。远处的湖泊在夜幕笼罩下似是披了一件透明的薄纱,在淡淡的月光下显得如梦似幻,水光粼粼的湖面被风带得泛起了阵阵涟漪,与周遭静谧的环境融合在一起。湖面上偶然一瞥可看见星星点点的亮光,那是打渔的人们在趁着夜色往回赶,好把一整天的收获都告诉家里人,与他们共享这份丰收的喜悦。
大街上,人们早已亮起了自家的灯,万家灯火照亮了整一条古朴的街,使得天空都沾染了些许红。街道两旁还有些不愿收摊的人,抢着在夜幕完全笼罩之前多做几笔买卖。在女孩路过摊子时递给她一串甜甜的糖葫芦,亦或是一块香气宜人的冰糕,凑近鼻子去闻,还能闻到一阵桂花自带的清甜,入口又清凉滑爽,惹得女孩笑弯了眼。
窗外,星空低悬,灿烂星河现如今就像玻璃糖纸一样摆在眼前,那些一闪一闪的星子似乎触手可及,但却又那么遥远,远到遥不可及。
愿时光永远定格在这一刻,或是说,我愿用相机把这一幕永久地记录下来,当作夜空中的明星,深海中的礁岛,远方船只所追寻的那座灯塔,那是每个人心中永远的家。